可盐可甜菜

【澜巍衍生】天上掉下个媳妇儿(四)(韩沉×何开心)

· 这个当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小系列吧~ 
 
 · 甜甜的一发完结 
 
1. 
韩沉在路边捡了个人。 
 
2.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韩沉开着他的大路虎在夜色中飞驰,这条从警局到家的路他少说也开了几年了,这会儿路边突然多出了个粉蓝色的不明物体,韩沉就多瞅了一眼,哎呀妈呀,一瞥惊鸿啊! 
 
车都开出去几十米远了,愣是停了下来,韩沉倒车回去再看了一次,彻底看清了那不明物体的脸,此时韩沉心里只有一个词——心水。 
 
3. 
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放心这只可爱一个人睡在路边,还是被这只可爱可爱到了,总之 韩沉就这么把一个陌生人扛回了家。 
 
睡在路边还不算,都被人扛起来了还睡得死沉死沉的,韩沉对着睡在沙发上的可爱指指点点,今天要是没有遇到我,你可能就完了!真当这社会那么安全啊,要真那么安全还要我干嘛?笨! 
 
韩沉没有回房间,就那么在单人沙发上将就了一晚,今天他轮休,也正好空出时间来问问昨晚捡的可爱。 
 
一睁眼,韩沉就看到那只可爱抱着被子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睛睁得圆圆的,还带着点没睡醒的迷茫和一丝丝的紧张。 
 
4. 
 “你醒啦,我叫何开心,昨晚谢谢你。” 
 
那只叫何开心的可爱眨巴着大眼睛,甜甜的朝韩沉笑了笑。 
 
韩沉有一瞬间看呆了,他不是直的,而且这大早上的,笑啥!韩沉内心差点咆哮了,再笑我就把你就地正法……当然,这个韩沉只敢想想。 
 
 “你不害怕?我一陌生人把你扛回家了,你就不怕我……”韩沉朝何开心上下扫了几眼,努力压制住不合时宜的欲望。 
 
 “嘻嘻!”何开心扬了扬手里的警官证,露出一口大白牙,“我相信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怎么了,”韩沉猛的一下扑向何开心,把他圈在自己跟沙发中间,鼻子几乎要贴在何开心的脸上,轻佻的一笑,“美色当前,警察叔叔也抗拒不了啊,而且,你还是个处吧,嗯,香香的。” 
 
韩沉喷出来的热气全喷在何开心的脸上,何开心表面镇静,红透的小耳朵早就憋不住了。他两只手揪紧衣角,这些可爱的小动作勾得韩沉心痒痒。 
 
 “我,我没洗澡……你离我远点。”何开心活一出韩沉就笑了,他摸了摸何开心的脸继续逗他。 
 
 “怎么,这么着急洗白白送上门啊,不错。” 
 
 “你,你……”何开心都快要哭了,怎么还有这样子的人,比我还不要脸…… 
 
看着也玩够了,韩沉笑着起了身。扬了扬下巴,“浴室在那里,去洗洗吧,开心?盒盒盒” 
 
何开心光着身子在浴室门口站了很久,久到韩沉都以为他被排水口冲走了。 
 
 “何开心,何开心!你还好吗?快出来吧,我又不会真的把你吃了……” 
 
 “我不好!我没有衣服换……”干巴巴还有点凶巴巴的声音回了韩沉。 
 
 “……你等等。”韩沉把衣服递了过去,何开心只把门缝打开了一点丢丢,小心翼翼的样子韩沉看着就想笑。 
 
何开心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韩沉上下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比我瘦,比我小。 
 
韩沉的小动作何开心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满眼里都是飘着香的吐司~ 
 
 “咕~”肚子适时发出来警告,何开心抓了抓头发,眼巴巴的看着韩沉,仿佛在说,警察叔叔,你的小可爱饿了,需要吃饭饭~ 
 
 “吃吧,我都把你捡回来了,还能把你饿了不成!” 
 
没等韩沉说完,何开心“噌”的一下窜到了培根吐司面前,两只手各抓一片塞到嘴里,差点没被噎死。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韩沉贴心的 跟何开心递了杯热牛奶。

“我已经快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谢谢你,你是个大好人!”何开心嘴里塞的满满的,活脱脱一只小松鼠。

莫名被人发了好人卡的韩沉似乎是被萌到了,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在何开心微卷的头发上揉了几把,意犹未尽还想在摸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尴尬的缩回了手,哪知,这只小可爱真的缺根筋,“我的头不好摸吗?你干嘛缩回来了?”

“……”我怕再揉下去会出事。

韩沉摸了摸鼻子,“咳,那个,你家在哪儿,我等会儿载你回去吧。”

何开心一听这话眼眶瞬间就红了,手一松,吐司“吧嗒”掉了下来,生生把韩沉吓了一跳。眼看那滴眼泪就要掉下来,韩沉眼疾手快从旁边扯过一张纸巾抹过那滴美人泪。

韩沉一边手足无措的擦着何开心的眼泪,何开心一边“嗒吧嗒吧”掉眼泪,还一边偷偷往嘴里塞吐司。

“警察叔叔,我没有家了,你能不能收留我啊,我会洗衣服,会拖地,还会做饭,你就把我留下来吧,我给您做牛做马啊!”

5.

最后在何开心坚持不懈的死缠烂打之下,韩沉勉强点头。

“我先跟你说明啊,管吃管住不管钱。以后洗衣服是你,拖地是你,做饭还是你,做不好的话我随时会炒人的啊。”其实韩沉一开始就没有指望何开心能干嘛,可是当他值了个夜班,肚子饿到前胸贴后背的时候,家里居然留了热腾腾的饭菜,这让韩沉这个单身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第一次知道恋爱的好处。

“你回来了~”何开心坐在沙发上揉着眼睛,声音阮黏黏的,显然是刚刚睡着了。韩沉站在玄关看着他,暖暖的黄色的灯光照在何开心的脸上,睡眼惺忪的何开心勾起了韩沉不该有的念想。

“何开心,你愿意以后在我每个值夜班的晚上一直一直给我留饭菜吗?”韩沉说得认真,何开心听得真切。

何开心歪着头笑了笑,朝韩沉张开了双手,“警察叔叔,我愿意。”

 

————————————————————————————————

明天月考了,祝福我吧......

【澜巍衍生】天上掉下个媳妇儿(三下)(ABO)

• 韩沉 x 何开心


• 这个当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小系列吧~


• 甜甜的一发完结


对于韩沉的出现其实何开心并不意外,方格说他在m国今天回来,叫他去餐厅聚一聚,从他支支吾吾的话中何开心就知道,肯定是韩沉的主意。


可是他还是去了,挺着个肚子去了。


天气预报说今天降温,可是何开心是那种从来不会看天气预报的人,一出门他就后悔了,可是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就要过了,何开心也就没管多少,自然是忘记了他现在不是一个人。


穿着薄薄的风衣站在公交站差点没把他冻僵,幸好有几个小伙子见他是个孕夫,好心让了个风小点的地方给他。


哆哆嗦嗦的去到预定的地方,韩沉居然还没来,何开心特别不开心,明明他才是那个受邀的人,凭什么要他来等!可是这顿饭好像不用他花钱?好吧,为了钱钱,我忍。


这一层显然是被韩沉包了,他缩在椅子里,企图从毛茸茸的椅子上汲取些温暖,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突然脖子一暖,是熟悉的味道,也是熟悉的声音,“这么冷的天还穿那么少,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宝宝也是怕冷的。”


他瘦了,也憔悴了。


“关你什么事啊!”何开心凶巴巴的朝韩沉吼,他在听到韩沉声音的一瞬间鼻子就酸了,可是他才不能让那个人嘲笑他,知道他想他,失去了alpha的omega才不是不能好好生活。


韩沉知道何开心在怪他,也确实该怪他,怎么可以在omega怀孕的时候跟他提分手,他不是个合格的alpha,不,他根本就不配拥有他。


韩沉心疼的抱住了身前倔强到可爱的omega,他能明显感受到怀里人的挣扎,可是他不能够再放手了,那样他就真的会失去他了。


“宝贝儿,你听我解释,那天的电话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那天小白生日,我被他们灌了酒,喝到神志不清了都,你那天说了什么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爱了你那么久,我怎么会不要你们,我怎么舍得……对不起。”


韩沉的眼泪顺着脸颊滑到了何开心的脸上,微凉的泪水让何开心有一种错觉,抱着他的那个人或许还爱着他,他知道错了,以后会好好对他的。


可是真的会吗?


“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韩沉的语气近乎哀求。


孕期情绪本来就不稳定,韩沉一哭何开心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越哭越委屈。一股脑子把这些日子来压抑的满肚子委屈说了出来。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知不知道我很难过,你这样让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医生说没有alpha我撑不到足月了,可是我怕疼,你又不管我,我害怕……宝宝也不听话,他老是闹,我吃不下饭,老是吐,也睡不着觉,那我就上不好课,上不好课我就没有钱了,以后宝宝的奶粉钱怎么办,你让我去卖血啊……”


何开心声泪俱下,他委屈,他特别委屈,没有人知道他这几个月是怎么熬过来来,白天在学校他还是那个活泼毒舌的开心老师,可是到了晚上,他就是那个想他的alpha想到抱着他的照片整夜整夜哭的怀了宝宝omega。


人前的坚强都是装的,只有人后的心酸才是真的。


韩沉抱得更紧了,“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不知道他有那么多的委屈,他不知道他过得那么难受,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宝贝儿,对不起,原谅我好吗?”韩沉虔诚的在何开心额头上留下一吻,他也有诸多的无奈,可是他也明白,他的无耐不能让何开心一人承受后果。


“我没有想要和你分手,只是我不想让你难过,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决定会给你带来更大的伤害。”韩沉顿了一下,他直视着何开心的眼睛,“我爱你,很爱很爱你。去m国之前黑盾组接到一个国际任务,危险性很高,我怕我回不来了你会一直等我,我不想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所以我跟你提了分手,万一真的回不来了,你还能去找一个爱你的alpha,好好过完余下的生活。”


韩沉想过早点回来,可是案子一直拖着没有结案,涉案警察不能离开,而且何开心把他还有黑盾组所有人的微信、电话什么的都拉黑了,他想找他解释也解释不了。


何开心缩在韩沉的怀里哭得像个傻子,一只手扯着韩沉的衣角,一只手抓住着韩沉的手,说话一咽一咽的,“这次我面前原、原谅你,没有下、下次了,如果你再骗、骗我、我就让你的孩子,叫别的alpha爸爸!”


“好,我答应你,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会一辈子守在你和宝宝的身边,不让我的孩子叫别人爸爸的,不让你跌进别人的怀抱。”


哭累了的何开心窝在韩沉的怀里,乖巧的等投喂。不知道是不是宝宝感受到了爸爸,居然不闹了,何开心也难得安安静静,没有反胃的吃了一顿饭。


“我还有那个~啊~”


“好~” 本来就把何某某宠上天的韩沉更加宠何某某了,要吃肉决不给菜的那种。


“阿沉,我今晚想要你陪我。”alpha的信息素对何开心来说就像是沙漠里的甘霖,让他上瘾。


“傻瓜,我不陪你我陪谁啊。”韩沉心有点隐隐约约的疼,老婆太懂事了怎么办,熏疼。


“你不回去了?m国!”


“我都回来了哪还有再回去的道理,而且啊,现在你最重要,omega都不配我还算是个alpha嘛!”


“嘻嘻,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今天终于弄了个合集啦~~~撒花🌸🌸🌸

另外,要谢谢 @闵戚是MINQI啊~ 小可爱的图图~~(^з^)-☆

【澜巍衍生】偷来的幸福时光(第八章)(微甜版)

韩沉(美人为陷)x何开心(御姐归来)一对可爱的拉郎cp

我还是把我的魔爪伸向了澜巍(虽然是衍生)文笔渣渣真的不要嫌弃!!!

过了辣么久了,还有人记得这篇不?

 

在帝都待了将近一周,何开心除了刚来的一两天,他白天几乎没有见过韩沉,只有在晚上很晚很晚的时候韩沉才会从外面回来,还带着满身的疲惫。而第二天,无论何开心起多早,身边的被窝永远都是冰凉的,仿佛那里从未躺过人。

 

不是何开心不相信韩沉,只是之前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尽管有韩沉的再三承诺,何开心还是放心不下。于是——

 

那一晚,何开心整晚都没有睡着,他能听到韩沉开门的声音,他能听见浴室水流的声音,他能听到韩沉在耳边的呼吸声,他更能感受到韩沉搭在他腰上的手,却宛如坠入万丈深渊,没有一丝丝温暖。

 

白天的时候,韩妈妈约了几个闺蜜一起去做美容,但是韩沉不在家,韩父又有事情出去了,家里的司机最近老婆生孩子放假了,现在家里只剩下何开心一个“壮丁”了。

 

本来韩妈妈还想着要不要去打扰何开心,可是当好姐妹第三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她也顾不得更多了,反正他也是自家儿子自家人了。

 

她委婉的把原委跟何开心一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没想到何开心没有一丝丝犹豫的就答应了,“阿姨,您不用跟我客气的,我载您去吧。”关于阿姨这个称呼,韩家人跟他强调了很多遍,都是一家人了,还喊什么阿姨啊,叫妈妈。奈何何开心在这件事上就是不愿意,死活不肯叫,没办法,阿姨就阿姨吧,总比不叫要好。

 

其实何开心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现在跟韩沉只能算是男男朋友,还没有结婚,贸然叫爸爸妈妈他觉着特别别扭。

 

韩妈妈看着一会儿问她渴不渴,要不要喝水,一会儿问她冷不冷,要不要开大点暖气,一会儿柔声安慰她不着急,很快就到了的何开心,越发觉得韩沉赚了,能有这么个宝贝,也算是他的福气了。

 

一想到韩沉最近在做的那件事,韩妈妈莫名的感到欣慰。

 

“开心,阿沉这几天忙,都没有陪你出去玩,今天难得出来一趟,到处去逛逛吧,等会儿我叫她们送我回去就行了。”

 

韩妈妈慈爱地摸摸何开心微卷的头发,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爱的表现,也是何开心从前没有过的。

 

“嗯,我会的,阿姨放心。”何开心无意识地蹭了蹭韩妈妈的手心,眨巴眨巴着大眼睛吵她甜甜一笑。

 

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何开心开着车到处乱逛,突然窗外飘来一阵鸭脖子的辣香味,何开心整颗心都被牵着走了,他准确的把车停在了一家排满了人的辣鸭脖店前,三下两下扯开安全带跑去排队。在吃的面前,何开心从来不是一直软柿子。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何开心成功抢到了鸭脖,挤出人群,这鸭脖还没放入口呢。就“啪”的一声掉在了他浅蓝色的西装上,盖上了一个章,再弹到地上,就像何开心的一颗心一样,掉到地上,摔个粉碎。

 

那是韩沉,他的副驾驶上还在这个很好看,年纪看起来还挺小的男孩子,那是韩沉喜欢的类型,就跟当年的自己一样,一样的清纯。

 

他直直的看着他们,看他们并肩走进一家婚纱店,在看着他们满脸开心的走出来。

 

婚礼吗?

 

不是和我啊……

 

最后,直到何开心连韩沉的车尾气都见不着的时候他才放弃往那个方向的注视。

 

他就那么蹲在路边面无表情的啃完了那一盒子的鸭脖,收拾好“残骸”往垃圾桶一扔,连带着他们这么多年来的感情,埋葬在了那个小小的桶里。

 

凌晨四点半,韩沉摸黑起床,他在何开心脸上的留下一吻,又在他腰上摸了一把,万分不舍的离开了被窝。

 

听到楼下汽车启动的声音,何开心缓缓睁开了眼,韩沉的吻差点让他崩溃,不是又要抛下我了吗,为什么还有表现得那么不舍的我,让我的心再次承受撕裂般的痛。

 

韩沉,这一次,我不会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了,但是,我要放弃生命中的你了,你会伤心难过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篇真的拖了太久了,希望不会让你们失望呀!

【澜巍衍生】 天上掉下的媳妇儿 (三上)(ABO)

· 这个当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小系列吧~

· 甜甜的一发完结

· 沙雕脑洞

· 一下子没写完……

何开心今天穿了件米白色的针织毛衣,肚子撑起一个弧度,整个人软萌软萌的,一点也没有平时凶巴巴,像只炸毛的松鼠的样子,也完全不像一个心理学教授。

坐在教室里的学生没有想到,仅仅一个寒假过去,他们的开心老师不仅有了爱人,还有了崽子!

而且,一看圆滚滚的肚子,四个月保底。

而且,他们之前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为了偷窥……不是,为了开心老师以后的幸福生活,他们决定留下来看看到底是谁把他们的开心老师拐走了,如果那个人长得不帅,没有钱,还对开心老师不好,他们可不答应。

虽然,他们就算不答应也不能改变什么……

然而,他们愣是齐齐等了两周,别说爱人了,毛都没见着一根。

班里有个急脾气的女生,在苦等两周无果后,果断在何开心走出教室之前把人拦住,她的背后承担着一众同学的期望,就在大家以为她要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时候,她突然吼了一句,“老师,班长他找你有事。”说完立马溜了。

何开心面带微笑的看着那位传说中找他有事的班长,“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我可以帮助你吗?”

班长咽了咽口水,“开心老师,这,的确有个困难,也只有你能解。”说完他瞟了一眼何开心,又好像生怕何开心走了一样说话不带喘的连着说完了一句话,“开心老师,我们就想问问您的alpha呢?他怎么没有陪你来上课啊?”

闻言,何开心挑了挑眉,绕有兴趣的看了一圈齐刷刷盯着他看的小崽子们,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就一股脑说了出来,“我和我的alpha分开了,不在一起。”

同学们显然是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一个个的都愣住了。

何开心觉得有点好笑,不过还是要谢谢这帮崽子关心他的。

“老师谢谢你们的关心,老师现在一个人过得挺好的,自由自在的,你们不用担心。”

何开心是真的释然了,刚分手的时候他确实像丢了魂一样,伤心了好久,可是那又怎样,那个人永远不会看见,也不会知道,没有人关心的伤心都是无用的。何开心还知道,那个人他早就有未婚妻了,只是一直没有跟他提起过,这样的欺骗让何开心难以估计他在这段感情里的真心。

既然两个人在一起那么难过,还不如分开呢,何况他何开心又不是那种离开alpha就活不了的omega。

即使,真的很难过。

何开心来上课没有开车,毕竟肚子里还有一个自己开车挺危险的,在路上耽搁了一下,他勉强赶上了最后一班回家的公交,众人见他上车都自觉的让开了位置,何开心一个一个的向他们道感谢,只有在这个时候,何开心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个孕夫,需要人照顾。

坐在位置上,何开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越发觉得对不起孩子,他不是没有想过找韩沉,只是那人的回答确确实实让他寒了心。

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何开心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没有想到一次分手炮居然炸出了个孩子!

犹豫了半个多月,何开第二次鼓起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勇气,给前男友,也就是韩沉韩大警官打了个电话——

“喂,是阿沉吗?”

“嗯。”

“你,最近还好吗?”

“嗯。”

“你现在在哪啊?”

“嗯。”

“我,我怀孕了……你的……两个月了,我就想问问你的意见。”

“嗯。”

“我想留下他。”

“嗯。”

你知道当你满心欢喜,希望借此得到关心的时候,别人当头给你浇一桶冷水,再打你一巴掌是什么感觉吗?

何开心知道。

何开心能感觉得到,韩沉似乎并不想跟他说话,只是一味地在敷衍他。

何开心特别想问问他,自己跟孩子真的一点点都不重要吗?就算分手了难得就一点点感情都没有了吗?我还想着你啊……你就一点点都没有想我吗……

挂了电话,何开心就那么蹲在角落里哭了一晚上,哭他完全逝去的感情,哭他还未出世的孩子,哭他悲惨的人生。

都说哭完还是一条好汉,但是何开心哭完整整颓废了一个月,如果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发出了警告,他或许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

“还好,我还有你。”何开心微笑着轻轻摸了摸还没有什么弧度的肚子,这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他定要好好珍惜。

远在太平洋彼岸的韩沉几个月来心都不踏实,总觉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可是他又什么都想不起来,难道是那天喝断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他越想越心慌,当即找出来那天的通话记录,他的手机有自动录音的功能,这个是之前周小篆帮他弄的,当他调出来的时候,宛如晴天霹雳,一道天雷就这么打在了他的头上,差点没把他打死。

“周小篆,马上给我买回国的机票,最快的那一班!”他不是不知道孕期的omega没有alpha的陪伴该有多难过。

“是,老大。”虽然不知道买最快的机票干嘛,但是周小篆还是很尽职尽能的订到了当晚七点钟的机票。

从m国飞回国要二十个小时,韩沉恨不得自己长双翅膀飞回去,他现在就想见到他。

开心,你要等我,等我给你解释,等我回去补偿你。

我真的没有不要你,也没有不要我们的孩子。

何开心的孕吐比常人晚了点,到现在四个多月才开始。每天何开心要做的就是在吃完饭之后飞快的跑去厕所,把吃的全给吐出来,其实他也想过不吃了,反正吃了也要吐,这样还能省点钱给孩子买奶粉。可是,不吃好像吐得更厉害, 差点没把他的胃给吐出来。

难受,想哭。

【宇龙】白日梦(十四)

·  生子

· ooc

 · 勿上升蒸煮,只是一个奇葩的脑洞,文笔超级渣,ooc严重!!!

 

晚上白宇搂着朱一龙,两个人就静静地躺在床上,白宇不说话朱一龙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其实他很喜欢这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平时白宇很忙,也就早上的时候他们能安安静静的三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餐,晚上白宇多得是应酬,回来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少。

 

朱一龙知道,现在二宝还小,他身体又不太好,不宜做些激烈的运动,白宇还不到三十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要他禁欲四五个月不太可能。而且朱一龙本来就没指望白宇只有他一个,可是,不指望跟渴望本来就不矛盾。

 

幸好,无论多晚他还是会回来,只要他还知道回来,能给他一个温暖的胸膛,心里有他那么一点点地方,就足够了。

 

朱一龙一点都不贪心,只要白宇能匀给他一点点的时间,陪陪他和小白,还有他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他就很满足了。

 

“今天我看见谢南翔了,他还是那样,流连花丛,夜不归宿。我很担心他,他是我从小到大为数不多的好朋友。”白宇说话的气息洒在朱一龙的耳后,痒痒的。

 

“嗯。”朱一龙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只好回了他一个嗯。

 

“我不会那样的。”

 

“嗯?”

 

“答应了你,我就不会再找其他人,两三个月都熬不过去我又不是禽兽,”白宇笑着亲了亲朱一龙微红的耳背,“虽然现在我真的很想要你。”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样子的,我不会介意的,真的。”朱一龙咬了咬下嘴唇,还是决定不折磨他了。

 

“我介意。”白宇猛的掰过朱一龙的身体让他面对着自己,他抓起朱一龙的手,一根根的亲吻着他的手指,再把它引向身下,朱一龙红透的脸颊比任何东西都来的刺激。(这或许是一辆车???)

 

二宝五个月的时候白宇终于开了荤,翻来覆去折腾人的后果就是余韵还没退朱一龙就抱着枕头拖着枕头走了出去,留下一颗极其懵逼的小白菜。

 

白宇:???生气了?嫌我技术不够好?啥情况?刚刚还好好的。

 

事实证明,朱一龙没有生气,呀没有嫌弃他技术差,只是……

 

“啪”的一下,为了下半辈子幸福的小白菜跑了出来,打开了客厅的灯,等看清眼前的后又有点怀疑人生。

 

“龙哥,你干啥呢?”

 

朱一龙裹着小被子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正眯着眼睛看着他,“我没干嘛呀,腰疼,床太软了,躺得难受。”说完好像又想到什么,一下子弹起来,“你要是不喜欢我还是回去吧,这样确实不太好。”说着就要抱起被子往回走。

 

“别,腰不舒服还回去干嘛,躺着吧。”

 

“我……”

 

白宇不说话还好,一说这话朱一龙是不敢动了,眼巴巴的看着他走回房间,他猜不透白宇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在他以为白宇生气了,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去道歉的时候,白宇突然抱着他的小枕头又走了出来,看见朱一龙还站在那儿,“愣着干嘛,睡觉啊,很晚了,今天你也累了,快躺下。”

 

朱一龙有点懵,还是楞楞地站在一旁。

 

白宇绕过他,自顾自的把他的小枕头摆在他的枕头旁边,再把他拉进被子里裹着。白宇满意的看着只露出一个脑袋的朱一龙,躺下去把他抱住,手指伸进去在圆圆的肚皮上打转儿,嘴唇在他脸上、脖子上流连,留下一颗颗小草莓。

 

“希望明天小白不会醒得太早。”

 

“……”

 

 

白宇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挠他的脸,挥了挥手,嗯,还有,白宇极其不情愿的睁开了一条缝,眼前瞬间出现朱小白放大了的脸,差点没把他吓死。

“爹地,你们在玩过家家吗?小白也要玩!”白宇告诉过他,现在不能吵到爸爸,爸爸很累,你要乖乖的。这些朱小白记得可牢了,就连现在跟白宇说话都是小小声的。

 

白宇起来抱住莫名开心起来的小白,在他的脸上“啾”了一口,脸上的胡子蹭到小朋友,小朋友笑着左躲右躲,最终成功的把朱一龙吵醒了。

 

朱一龙一觉醒来视觉上的冲击还不是一般的大,一大一小两张几乎是复制粘贴的脸无辜的看着他,小白看了眼白宇,后者示意他过去给爸爸一个香香,“爸爸,我和爹地是不是把你给吵醒了,对不起。”

 

“龙哥,还困吗,困就接着睡吧,还早着呢。”

 

朱一龙眯眯眼看向墙上的挂钟,接下来说的话让白宇大惊失色,“不早了,今天小白生日,我想给他做顿好吃的。”

 

“什么!今天是小白的生日!”

 

“对啊,怎么了?”

 

“龙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这…..太突然了,好歹这也是我们一家三口,不对,是一家四口一起给小白过生日啊……”

 

接收到白宇忧怨的眼神,朱一龙眨巴眨巴这大眼睛,有些愧疚地看着白宇,一大清早就接着这种可爱暴击,白宇瞬间没了刚才的气势,“没事,不着急,我们还是有时间去准备的。”

【宇龙】 总裁的完美情人(二)

原名(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

由于菜菜我突然沙雕了,我要搞事情!

勿上升蒸煮,又是一个奇葩的脑洞~

纯情 · 总裁 · 宇 x 纠结 · 医生 · 龙

白宇的突然出现打破了朱一龙原本的计划,本来他是想草草洗个澡就把自己摔进床的怀抱的,但是白宇的那句话好像进了他的心,他突然有些期待那顿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的夜宵了。

泡了个澡,浸在微烫的水里,朱一龙骨头都酥了,满身的疲惫洗去一大半。这个时候朱一龙才有力气去想白宇。

他知道的,现在白宇喜欢他,追他,完全没有代表什么,不过是因为自己跟白宇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不一样,不会往他身上扑,不会对他言听计从,白宇只是图一时的新鲜,等腻了,他还是会像他身边的那些美人一样被随意丢弃。

白宇说喜欢,跟别人不一样的喜欢,但是他不敢赌,他怕被抛弃,他怕自己的一颗真心被人随意践踏。

可是那个过分温柔的男人好像霸占了他的心,每天都在他的脑子里转圈圈,挥之不去,弃之不走。

朱一龙觉得他要被撕成两半了,一半告诉他不要相信有钱人的花言巧语,另一半怂恿他去试一试,万一是真的呢,万一白宇对他真的不一样呢……

他自己都要被自己的那幼稚的想法逗笑了,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了,不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暖床人嘛,哪个都一样。

朱一龙懒洋洋的走出浴室,全身上下被泡得粉粉的,头发也软趴趴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全然没有白天的冷淡和严肃。

“哥哥,冰箱里没有什么了,我给你煮了点面,饿了吧,快过来。”白宇笑得像个三百斤的胖子,让朱一龙不忍心拒绝。

白宇就站在厨房门口,身上还围着他买泡面送的小黄人围裙,端着那碗面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没有一点点总裁该有的样子,说实话,朱一龙动心了。

或许,试一下也不是不行,只要,不要越陷越深就好……吧。

朱一龙没有拒绝白宇的示好,只是他到底是太累了,吃完面他就这么走回去睡觉了,好像忘了家里还有这一号人。

白宇的厨房凌乱,那,我这是要走还是留在这里?哥哥他没有说啊!我该怎么办?

朱一龙对白宇来说还是诱惑太大了,他睡得一脸毫无防备的样子让白宇对他的爱更上一层楼,只是哥哥对自己信任,自己总不能让他失望,白宇想。

所以,我们的大白总裁,身家不知道多少万万的白总,挤在一张小小的沙发上美滋滋的笑了一晚上,当然,美滋滋的代价就是更美滋滋的陪朱一龙去了医院,呵呵,顺便还被人家医生说了一顿教。

“小伙子啊,得注意身体啊,别以为年轻就能为所欲为,等以后老了你就知道后悔了……”

这下好了,那样我就能光明正大的过来看哥哥了*٩(๑´∀`๑)ง*白宇的脑回路跟医生的完全不在一条线上了。

“催主任,他没事吧。”

“哦,是一龙啊,他没事,就是个小感冒,回去养养就好了。只是他这得多运动啊,身体不行。”催主任话一出朱一龙就笑喷了,白宇笑得一脸尴尬,忙点头。

“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不打扰您工作。”

“没事,记得回去好好锻炼啊,年轻人!”催主任洪亮的声音回荡在人山人海的走廊。

“白总,你不行啊,得好好去锻炼呀!”朱一龙笑得脖子都红了,他估计整个龙城敢这么跟白宇说话还没事的应该也只有催主任一个了吧,果然,一想到这个朱一龙低下了头,他和白宇之间的距离还不是一般的大啊。

“那,哥哥想不想试试我到底行不行?”白宇使坏的在朱一龙耳边呼着气,朱一龙耳朵红红的,脸也红红的,莫名让人有种冲动。

“好啊,今晚去我家吃饭吧,白总。”

秦岭淮河南北之间的距离……

@兔uuuuuuu 来自低纬度的嫌弃——今天28℃

【舟渡】 家暴

又是一个沙雕脑洞~当然啦,骆大爷怎么可能舍得家暴嘟嘟,都是假的,假的!

1.

骆闻舟无视一路上或惊讶或疑问的目光,如无其事的跨进了办公室,还把门关得巨响,吓坏了门外的一帮小崽子。

“这是咋啦?”朗乔叼着根油条,转过头看*”向一脸严肃的肖海洋,结果后者依旧是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朗乔狠狠地咬了一大口老油条,“问你也是白问。”

“大眼,你这么凶猛,哪个男人敢要你啊!”陶然笑眯眯的看着她。

朗乔开始还是懵逼的,直到肖海洋看了看她手里的油条,耳朵红红地别过了头,朗大眼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油条,陶然还憋着笑。

长公主果断摔油条走人!

然而骆队的八卦魅力实在是太大了,朗大眼小朋友很狗腿的拱到了陶然面前,“陶然哥,骆队的眼睛还有脸……咋啦?”

陶然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朗大眼顿时泄了气。

“要不,咱去问问?”陶然发誓,他只是关心多年好友的身体,绝对不是想八卦!

2.

“父皇!”

“我还没聋,听得见。”

“你这脸上是怎么了?”朗乔还是一如既往的直,陶然想拦都拦不住,当然其实他也没想要去拦。

骆闻舟坐在椅子上睨了两眼他们,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不就是想来看笑话嘛,满足你们!

“没什么啊,家暴咯。”骆闻舟云淡风轻的一句话把陶然和朗乔都吓到了,“什么!你打小费总了?!”

“骆闻舟,你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小费总那小身板能扛得住你几下啊!他对你那么好,你凭什么打他!你,你,你个渣男,禽兽!”说着说着朗大眼的眼眶就红了,骆闻舟比她官大儿,比她大只,她打不过,但是她心疼她的小费总啊!费渡对骆闻舟的好她看得清清楚楚,虽然说平时骆闻舟对他也不错,但是就他那身肌肉,朗乔是真的怕骆闻舟生起气来一个没忍住伤了费渡。现在从骆闻舟嘴里亲耳听到家暴这两个字,朗乔是真的生气了,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被她骂懵逼的骆闻舟。

“我就说了家暴两个字,你连禽兽都出来了,我到底还是不是你队长了!”骆闻舟一半高兴一半气闷,高兴是高兴费渡总归不只他一个人心疼,除了他以外费渡还能交到些朋友骆闻舟不知道有多开心,但是,就这么对他不放心?就认为他回舍得打费渡?

可是,这次好像连陶然都相信了,“老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还有费渡,他……”

“陶然,这些年我对费事儿怎么样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会家暴他?爱他都来不及还家暴他呢,之前没有保护好他,让他吃了那么多苦,我怎么会舍得再让他受伤害。他可是我最心疼,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啊!他可是要陪我骆闻舟过下半辈子的人哪。”骆闻舟说得深情,陶然朗乔他们也听得真切。

3.

“师兄,表白我听到啦,谢谢你这么爱我,我也很爱你~”,小费总横空出现。

“小费总,你没事吧,骆闻舟他没欺负你吧!”一见费渡进来朗乔就扑了上去,拉着费渡左一圈右一圈,仔仔细细看了一轮,确定他没事了才安心。

费渡静静地看着朗乔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心里暖暖的,朗乔虽然说平时疯疯癫癫的,但是终归是个女孩子,对他的关心费渡也是看得明明白白。

“朗乔,谢谢你,我没事,师兄他对我很好,他才不可能家暴我呢!你们都误会他了。”费渡手上的早餐袋还没放到朗乔的手上就被人拦手截断了,一转头,骆闻舟笑得一脸的“凶狠”。

骆闻舟一手揽着费渡,一手拿着早餐,“长公主,以后别说包子了,香菜包子都没了。”

“父皇!不要啊——!”那天早上,整个警局都听到了朗乔那凄惨的叫声……

4.

“所以说,老骆脸上的伤是为了抓骆一锅摔的?”陶然一脸的不敢置信,骆闻舟堂堂刑警队队长,为了抓一只肥猫还能把自己给摔了?

“嗯,准确来说是绊到放在地上的垃圾桶摔的。”费渡还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好吧,陶然服。

但是朗乔不服!

“父皇,我觉得您应该看在我是为了母后的份上原谅我!”长公主义正言辞,毫不畏惧!

“呵!”

长公主痛哭流涕,“母后啊,救命啊,父皇要把我流放了……”

费渡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对活宝,没事的时候打打闹闹,这曾经是费渡想也不敢想的生活,可现在这样的生活就摆在他面前,活生生的告诉他,你,费渡,可以拥有你的朋友,你的爱人,还有你的生活。

而给他这种生活的,就是眼前这个还气呼呼堵着气的人——骆闻舟。

5.

“师兄,如果以后我家暴你怎么办?”

“emmmm,那我就抓住你,狠狠地亲你,直到你求饶为止。”

【宇龙】 总裁的完美情人(一)

原名(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

由于菜菜我突然沙雕了,我要搞事情!

勿上升蒸煮,又是一个奇葩的脑洞~

时间问题,稍稍短小

朱一龙连轴做了三个手术,差点没直接睡死在手术室里。拖着一身的疲惫他现在只想回家,舒舒服服的泡个澡,再扑进那张柔软的床睡个昏天黑地。

然而,他差点扑在楼梯上。

朱一龙住的小区年纪比他还大,没有电梯,没有门禁,如果不是因为这边交通好,离医院近,他才不会一下子大手笔租了五年。在这个校区住的大多数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老大妈,朱一龙在人堆里算是很年轻的了,再加上人帅有温柔,还是个大夫,人缘那是杠杠的。

一路上老大爷老大妈们挨个儿跟他打招呼,朱一龙累到不想说话自然也就错过了他们眼里对出来的一抹不明情感,不仅如此,他还完美的无视了停在他家楼下那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火红火红的法拉利。

“哒哒哒,哒哒哒——”朱一龙越走越快,现在他对他家那张床的思念比对医院里的奖金还多,走楼梯算什么,走六楼楼梯算什么,我朱一龙才三十岁……三十岁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从走楼梯想到了前几天老妈打电话过来问他有没有意愿去相个亲!

三十岁怎么了,三十岁我照样是枝花!没人追吗?有……他脑子里突然间闪过一个人的样子,朱一龙低头自嘲的笑了笑,他知道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硬要在一起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把这个念头灭掉。

朱一龙从身累发展到身心俱疲,有些些低气压笼罩在他周围,突然间眼前有一大片黑影,他向左,那个黑影也向左,他向右,那个黑影还是向右,最后朱一龙实在是忍不住了,缓缓抬起了头,只一瞬间,朱一龙转身就想逃,可有人比他很快一步。

“哥哥,你干嘛走啊!”黑影本人一脸紧张的看着朱一龙,手还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我都说了,你别来找我了!”朱一龙甩了一下没甩开,也不打算再跟他纠结,他现在很累,想要好好睡一觉。

没管自己的手还在那人的手上,朱一龙自顾自的拿起钥匙开了门。

白宇见朱一龙确实是累狠了,心疼的不行,忙退着他把他推进浴室,“哥哥,你去好好洗个澡,我去给你做个宵夜!”

“你还会做饭?”朱一龙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哥哥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没事,以后还有大把机会见识呢!”

自己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朱一龙无奈的扶了扶额,不想再管那只大白宇了,随手抓起件衣服就半跑半逃的进了卧室。

白宇宠溺的看着朱一龙的逃走背影,嘴角抑制不住往上翘,“哥哥,真的好可爱啊~”